主页 > W翼生活 >1949那一年诉说太平轮历史 民进党和外省族群对话 >


1949那一年诉说太平轮历史 民进党和外省族群对话

发表于2020-08-08


  国民政府迁台60年,其中太平轮沉没的这段历史,却是由向来和外省族群有所隔阂的民进党推动拍摄「寻找太平轮」纪录片,让此事再受到社会大众的重视。
  根据专题报导,1949年初国共战火未歇,国民政府迁台,当时海上经历一场短暂且密集的大迁徙。当年1月27日小年夜,千余名民众挤上由上海开往基隆的太平轮,由于人员及货物严重超载,加上夜间航行,视线不良,因而与基隆出发的建元轮在舟山群岛海域相撞后沉没。
  这件船难仅30多人获救,近千人罹难,其中包括刑事鉴定专家李昌钰的父亲及当时南京音乐学院院长吴伯超。
  过去知道这段历史的人不多,2005年民进党决定和凤凰卫视联手拍摄「寻找太平轮」纪录片,让此事受到社会大众广泛重视。
  1949年国民政府迁台的这段历史,由于牵涉国家认同,民进党过去始终未能积极面对。由于主张台独等种种因素,民进党更让大部分外省族群排斥,尤其是眷村,始终无法打入。
  民进党执政后,为扩大支持基础,开始处理和外省族群的问题。2004年9月民进党全国党代表大会通过「族群多元国家一体决议文」,成为催生出「寻找太平轮」纪录片的基础。
  催生「寻找太平轮」纪录片的民进党前族群事务部主任杨长镇说,原先只想帮太平轮事件倖存者与后代举办聚会,但故事愈多、了解愈深,让他体会1949年大迁徙的历史应留下纪录,不能遗忘。
  杨长镇认为,外省人的记忆长期被党国叙事所垄断,只有战争的成败,被迫跟着军队到台湾,这不能代表近200万外省人的心声。在了解太平轮事件后,他想从台湾主体性的观点,建构外省人的记忆,而1949年是个起点。
  2005年时从报纸上看到民进党召开寻找太平轮纪录片发表会,林月华与夫婿到记者会现场,遇到当年参与纪录製作的作家张典婉从上海带回很多太平轮罹难者的资料。
  经过比对,林月华从资料上找到死于船难的生父林培的资料,上面注明林培的遗腹子就叫林月华。
  大时代的悲剧,造就多少悲欢离合。林月华的母亲当时挺着大肚子到台北把她生下,后来母亲再婚,并将她送人当养女。20多岁时,养母带着她与生母见面,才知道生父的身分。
  林月华说,从「寻找太平轮」纪录片中对自己的身世更加了解。对民进党愿意撇开蓝绿,从促进族群融合的观点拍摄寻找太平轮纪录片,她觉得民进党很热心。
  「寻找太平轮」执行製作李介媚说,太平轮是1949年两岸间的重大历史,纪录片开启台湾各界对1949历史的论述及反省,作家龙应台的「大江大海1949」及张典婉的「太平轮1949」,都是对这段历史的省思。
  民进党藉拍摄「寻找太平轮」,和外省族群对话,希望拉近外省族群和民进党之间的距离。但在盘根错节的族群、国族问题中,民进党这一步只是一小步,在国民政府迁台60週年的此刻,更待绿营提出更宽广、深邃的观点和作法。
1949那一年/外省段宜康父子挺绿 複杂情结一甲子
陈恆光/整理
  祖籍江苏的前民进党立委段宜康,他的父亲段守愚是前大华晚报的总编辑,两代之间原本不甚相同的政治立场,到最后相互认同支持。他们的故事,刻划出两岸分治60年错综複杂的情结。
  1948年国共内战,19岁的段守愚被家人送到台湾避难。相较于父亲只身来台,段宜康的母亲在1945年就举家迁至台湾。段宜康几个阿姨都是嫁给随政府来台的外省籍军人,逢年过节大伙儿都在段宜康外婆家围炉。
  一堆外孙围着外婆,由外婆作庄、掷骰子的热闹场面,是段宜康最深刻的过年印象。他笑说,「一直到长大后才知道,原来一般人过年围炉不会到外婆家过」,但对像段宜康的父亲、姨丈这种离乡背景的人来说,「这个就是家,这是家的温暖」。
  段宜康祖父是留美的学生,父亲段守愚也嚮往英美的民主政治,对当时国民党威权政治有所不满。段宜康说,他从小就看父亲藏起来的禁书,对他的意识型态启蒙,有很大的影响。
  段宜康是绿营中少见的外省第二代,成长过程有两件事对他影响甚深。小学三年期下学期某一天,他与班上同学吵架,同学用台语骂他「外省猪」,段宜康知道这是骂人的话,却不解其意。段守愚告诉他,这是历史悲剧、历史包袱留下来的伤痛,并且从二二八事件开始解释起。
  另一件则是「总统牌香菸」事件,在那个听到总统、蒋公就要立正的年代,段宜康有一天和弟弟听到电视上播放公卖局总统牌香菸广告,也调皮地立正站好。段守愚当场告诉段宜康兄弟,「没有一个人值得我们这样表达尊敬」。
  段宜康说,父亲个性温和,即使对时局不满,他也不会有具体的反抗行动,只会表现在这些事情上。父亲总是告诉他「台湾也是我的家」,但段守愚对民进党或台独路线,仍有些「感情上的障碍」。一直到开放探亲,离乡40余年的段守愚首次赴中国大陆探亲,回来后,他的态度丕变。
  段宜康说,父亲看到中国大陆对待中国人民的态度后,态度明显改变,不仅认为台湾一定要独立,也开始在每次选举中支持民进党。
  段宜康的姨、舅都是新党支持者,段宜康加入绿营从政,让父母和亲友翻脸,双方曾为了政治发生严重冲突,段守愚在世时,甚至不让段宜康的阿姨们进到家门。段宜康说,也因此,扁家后来爆出弊案,成了段守愚过世前最伤心的一件事。
  段宜康认为,随着时势变化,族群对抗的情况已经没有那幺严重,虽然每遇选举还是会发生,但已逐渐往好的方向在走。尤其是民进党内,扁式操作被证明是伤害后,党内族群操作的情况也渐渐少了,往良性、正面的方式去走。

上一篇:
下一篇: